安桑

带牙套的第14天,

瘦了不少

但是我快饿死了

不能吃硬的东西,连我最爱吃的土豆丝儿都不能碰,所有我想拆了,但是一想到那么多钱弄的,又不甘心……

饿啊……饿啊……

偶像练习生之空间

        “咯吱……”

        安静,空旷的练习室被打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男生走进来。他打了声哈切,揉了揉头发然后抬头看看四周,没有人。多亏他起这么早就是为了躲避经纪人啊,伸了伸懒腰,活动一下身体准备热身。活动完毕他走向一旁的音响,他想练习一下他们准备参加节目的舞蹈。

         “Oh  I already see what it is
          
            He thinks he's a gangsta
          
            Mr  Collipark

            You think you gangsta cause you did time……”

            随着炸裂燃爆的音乐声响起,他的身体开始舞动。下蹲,旋转,横踢……每一个动作都做到最好,充满力度的舞蹈,音乐让人忍不住跟着一起舞动。

           这首【fuego】是他从其他五人手中好不容易定下来的歌曲。从开头歌词的炸裂就很容易引起观众的心情让人忍不住跟着一起动起来。

            随着音乐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他的身体猛的起跳,在空中一个翻滚,然后单腿落地,帅气的起身比了一个wink。一首歌练下来让他精神充沛,身上也暖和起来。
'
            “啊!cc早就到了!可恶的cc居不等我们!”郭思越元气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身上猛的一沉,刘杰岩嘴角抽搐的侧头看着压在他身上的郭思越。“哎呀,cc必须请吃零食!!”

            “郭思越想死就直说!快下来!你又胖了,该减肥了!!”忍不可忍的刘杰岩咆哮出声,反手一把抓住郭思越,使劲一拉把他像小鸡一样从后背拉倒前身提起来。郭思越连忙举起手,委屈地瘪瘪嘴“知道啦,我错了嘛cc~”
   
             后一步进门的张庭浩无奈摸着后脑勺,走过去从刘杰岩手里接过郭思越“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你说你这个月第几次被c队教训了?”

             到张庭浩手里后,郭思越一改之前在张杰岩面前表现的模样。他坐在地上,记紧鞋带然后起身原地跳了跳。“哎呀,也不就是不想看cc的冷脸嘛~”

            他对张庭浩眨眨眼,笑得一脸邪恶“你不觉得看面瘫的人变脸很好玩嘛~”

          “那你怎么不去弄77?他也算个面瘫吧……”

          “嗯……”郭思越想到77的样子有点害怕的摸摸头,“不敢啦,别看他一脸微笑,其实很可怕,很腹黑的”。其实他也有想整张庆的,可是他变脸起来很可怕。一脸微笑的将你推去深渊,然后一脸微笑的把你拉出来,温柔的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郭思越越想越害怕,身体忍不住抖了抖,他还是别去招惹张庆吧,张庆只有cc能管的住吧。

            “别在那站着了,练习”

             音乐再次开启,这次有了三个人,视觉跟加强烈,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霸气的无法自拔。很难想象全部人到齐是怎么的画面。

             到了中午,另外三人还是没有到。刘杰岩皱了皱眉,他已经给zore打过电话了。他们三个人一大早就被经纪人叫走,去收拾东西,要晚一点到。原本刘杰岩也是要做苦工的,但是因为以前他和zore有一些小矛盾,所以邓厘零从来的搬出去了。后来和好了,又懒得动所以就一直住在那个宿舍了。

             zore 他们是在出宿舍门的时候被经纪人逮到,拉过去做苦工。原本经纪人是要叫刘杰岩的,可刘杰岩一早就出去了,所以就逮到三个睡懒觉的去。

            “所以,我回去之前要记得给我买奶酪包哦。”

              陆川智撩了撩中分的刘海,睁着死鱼眼,看着嘴巴不停念叨的经纪人。作为队里的老幼他从来没有正式面对过经纪人,所以从来不知道经纪人的嘴上功夫。这会见识到了,他很佩服cc和zore是怎么从经纪人嘴里掌握重要信息的。
     
              念叨了一中午的经纪人终于停下来了,他喝了口水。“本来是想告诉cc的,可是没想到他溜的这么快,不过还好zore还在。zore你记住我刚才说的了吗?”

              拿着小本本的邓厘零抬起头,对经纪人微笑的摆了摆本子“小一你放心吧,我都记住了。还有别的了吗?”

              小一摇了摇头,他从BOSS那得到的消息也就这么多。这次有很好的机会可以把sp6推广出去,让全z国见到最强的男团,把那些韩国的团队挤下去!但是……小一皱了皱眉,如果失败……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我会把事情跟cc好好说的。”

              小一点点头,看着三个依次离开,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他摸摸头,再次拿起水杯,想喝口水。入口一种苦涩难受的味道在嘴里蔓延,一种辛辣进入到喉咙里面,呛的他直咳嗽。

             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张庆!”

             从进到办公室就没有说过一句话,一直乖乖的坐着让他降下警惕心,然后趁机在他的水杯里放芥末!!!

            “噗嗤―”已经走出办公楼的张。魔王。庆露出来恶作剧成功的笑容。终于让他逮到机会了,不知道为什么小一一直就对他就特别警惕。但是这次在他喝完水后,急着跟zore讲事情而忘记他。总算找到机会的张大魔王就趁机拿了他的水杯,偷偷的挤了一点芥末在里面,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放回原位。嘿嘿,谁让他忘记他还在。

             邓厘零无奈的看了眼他,他也看到了,但是抱着某种心态他没有出声制止,而是看戏。啧啧,毕竟一大早就被叫去听一大堆无用的的废话谁受的了。

             “cc说他们在食堂,给我们点过餐了,今天有水果派哦。”陆川智把手机举到两位魔王面前,手机上是一张照片。照片内容是刘杰岩他们三个举着水果派吃的样子,旁边还有三个没有动过的水果派。

              “嗯???今天星期几??怎么会有水果派,还等什么!快走!”张。魔王。最爱水果派。庆焦急的拉着邓厘零和陆川智开始狂奔。他怎么忘了今天是周三,会有水果派,那个可是不可辜负的美食啊!如果晚去了可能会被郭思越那个二货吃完的!都怪小一!

               然后去食堂的路上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三个可萌可盐的帅气男生拿着手机狂奔。其中一个穿着黄色训练服的男生还对着手机吼……

              午餐过后,张庆带着陆川智去扒舞,张庭浩和郭思越要去上rap课,而刘杰岩则被邓厘零拉着出去买东西。

               刘杰岩翻着邓厘零写的小本,里面全是经理人说的事情。看着看着他就有点脸色阴沉,公司的打算是让他们通过这次选拔来推广他们。看起是这样,其实是背地里想让他们分开,如果这次选拔他们几个人随着人气而成为选拔出道的艺人,他们这个团队就会解散。如果他们这个团队没有人出道,这会证明他们的能力不够,公司也不会让他们出道。

              单飞的话,他们团队里每一个人都是公司想要获取的利息,因为他们很强。背景强,能力强,能给公司赚来更多的钱……

              刘杰岩握紧手中的纸条。经纪人不想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才告诉我们的吧,毕竟公司没有人说起过。不过过几天这个通告便会下来的吧。

             “诺。”邓厘零将带着冰气的饮料贴到刘杰岩的脸颊上,他歪着头看着刘杰岩。“不要担心了,我们不会分开的。你要相信sp6哦。”

               sp6绝对不会分开的,就像你和我,绝对不会分开的……

             刘杰岩对邓厘零微微点头,然后拧开饮料瓶盖,他下意识的看了眼瓶盖。小小的瓶盖里面写着――再来一瓶。

             “中奖了?”邓厘零歪着头看过来,看着瓶盖里面的写的字笑的眼睛弯起了来,“哇哦,太好了,这代表我们很Luke唉!”

              刘杰岩看着手中的瓶盖,默默的握紧拳头,心中的不安慢慢的平复下来。这是好运吧。他站起来,把瓶盖踹进口袋里,握紧。抬头看着呆愣的邓厘零,微微一笑“走吧,回去告诉他们吧”。

              被cc微笑一瞬间闪到的邓厘零呆呆的看着他。果然,一直看起来很冷酷的cc笑起来很好看,让人忍不住沉迷在里面。他快步跟上停下来等着他的cc。

              一直都是这么温柔,队长……

作者的话:呼,这是作者第一次写文,心情很紧张。如果有错别字,大家别介意啊。

              其实这是一篇看起来是oxlxs同人的文章,其实不是。作者只是借着oxlxs这个来写作业作者的团队,算是平行时空吧,里面会有原本的人物,但也会有原创的人物。但是大家相信我,npc还是npc。

             虽然会把原来oxlxs踢掉几个人,但总体的不会改变的。作者的sp6是会用心把大家的感觉带进去。在笔下人物出生时,他们就走了生命,有了思考。所以作者的sp6会把最原始的热血代入感觉中的!!

     
          
              
          

  
          

我家的本丸日常

不得不说我家的被被最可爱了(๑• . •๑)

#刀剑乱舞――暗堕(审all)1

#刀剑乱舞婶婶是总攻向

#更的比较慢,但肯定会更完。
这个婶婶是因为小时候有些黑暗的身份所以有可能会造成刀剑们的暗堕,但不是碎。

人物介绍先

   姓名:杰(总家杰)

   性别:男

   年龄:24

   身高:187

   体重:71

   性格:冷漠沉默寡言,平常都是面无表情,但是只要是触碰到杰的底线就会变得暴躁,其实内心也有热情和温柔,很想要得到重视。

   外貌:黑发中夹杂些银色,剑眉,眼瞳为红色,右眼角有一颗志,鼻子坚挺,上唇薄下唇厚一些。

   衣着:上身黑色T恤外边套着一个印有干将剑的图案,红底黑边。下身黑色休闲裤,右手手腕有一个黑金色的护腕。长到小腿的黑色长靴(总体来说就是一身黑)

   特长:最擅长的就是打架了,其次是剑术(因为体质很好,从小又练过所以只要是运动之类的就一定没问题),另人吃惊的是外表冷酷的杰会擅长做食物。

    爱好:剑道,一系列有关运动的事物,最喜欢的是一个在空旷的天台上拉小提琴,喜欢吃算是一种爱好吗??

    原来是孤儿院里的孩子,因为有一次打架被路过的剑道世家现当主总家士一看到,认为很有天赋便领养。

    但是被总家看好的杰不能总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每天几乎都被限制在道场。被总家士一派来人训练,几乎每天都会带伤,旧的伤还没好新的伤就覆盖在上面,让只有5岁的杰苦不堪言。

    虽然被领养了但是总家士一却不许杰叫他父亲,从来没有关心过杰,所以让杰在很小的时候虽然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却没有自由,如同被困住的鸟儿一样只能望着天空却不能飞翔。

    作为被总家士一带回来的孩子,却一直不被总家士一承认,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每当杰路过主家通往道场走去时,都会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那种看着杰的眼神让人厌恶。

     没有关心,没有同伴,只有锻炼,锻炼,被总家士一困住不能上学的杰终于在一次事件中逃走,那时杰只有15岁。

     杰在流落街头,饿的没法行动心灰意冷的时候,在一座桥的下面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她给了他一个家,给杰做最好的饭菜,虽然朴实去无比美味。带杰出去玩,让杰见识到了真正的外面。
 
     给杰买游戏,买零食,让杰上学,让杰认识朋友,让杰从沉默寡言,冷淡的样子变成也会拥有开朗笑容的杰。她会为杰的受伤而心痛,会在得知杰和别人打架而生气落泪,会在知道杰是为了她而开心。

       渐渐的杰把她当做生命中的唯一,就算她让他喊她妈妈他也不喊。杰会在背地里阻挠她和别的男人相亲,会在被她发现是对她心虚的笑,会对她撒娇,会为她弹小提琴,会为了伤心的她而故意出糗逗她笑,会为她做任何事。

       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些能勉强称的上朋友的人围绕着他。让他开始有了自己新的人生。这一切都是原来杰不敢想象的,但是现在的他可以开心的对着天空笑了。

       但是在杰20岁成人礼的时候,总家找到了他。

       那天,杰离开了朋友们帮他办的成人宴会,匆忙的赶回家是时,杰路过了一家花店。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现在花店门口,一动不动。

       杰很奇怪,因为他感觉那个男人在看着他,但是在望过去的时候,那个男人不见了。杰摇摇头,是错觉吧。

       就快到家了,杰抱紧了怀里打算送给她的礼物,今天不仅是杰的成人礼也是她的生日。迫不及待的怕上楼梯。突然一股强烈的心悸感出现,让杰一阵恍惚。手指捏紧了礼盒,杰皱着眉头。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感觉有些怪异……

        杰急忙忙的冲向家,在大门的地方停下。心悸越来越强,那种让他害怕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缓缓的打开门,入眼的是一片暗红。血液流淌着,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的腥味。杰瞳孔紧缩,猛的打开门。

       玄幻门口躺着她,她的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大腿怪异的扭曲者好像骨折了,腹部插者着一把水果刀,胸口位于心脏的部位有一个大洞。鲜血源源不断的从她身上流淌下来,在她的周围形成小滩。杰眼神空洞的看着她,慢慢的弯下腰把她抱在怀里。

        在里面,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是那个上杰做无数次噩梦的总家士一。他正冷眼看着杰,讥笑出声……

        雨滴落在刘杰破烂不堪的衣服上,冲刷着他满是鲜血的身体。他的手被总家士一折断了,腹部也被捅了几刀,腿也扭伤了,不过还好,他杀了总家士一。杰抱着她的尸体,脚步蹒跚的像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走去。

         小心翼翼的把她放下,想用没有受伤的手擦拭着她的脸颊,可是那只手却不受控制,不停的颤抖,抬不起来。如果……如果他没有遇到她,如果他没有和她在一块是不是她就不会死……

         杰附身趴在她开始冰冷的身体上,替她遮蔽雨水。冰冷的雨水滴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心也快冻僵了,杰迷迷糊糊的想着就这样吧。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是那个在花店的男人。他对杰说[只要你同意成为审神者,我便会帮助你。让她复活,忘记有你的存在,过着原本属于她的生活,怎样?]

         杰答应了。

         他看着时候慢慢倒流,看着她的尸体出现在她的床上,看着她醒来,看着她有了喜欢的人,看着她和她爱着的人在一块……

       [走吧]

        杰慢慢的转过身。不再去看有关她的画面,就这样吧。

        她有了属于她的幸福,有会照顾她的人,有甜美的笑容。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转身踏入了通往他的道路。

这个男人就是时之政的人哦。
这篇也相当于是婶婶杰的过去,如果不能理解后面婶婶会暗堕就认真看下这篇问吧。

从舞台剧回来,感觉身体被掏空。

迫不及待的就回来p图,果然我是出不了被被的陷阱吗……

不得不说,荒牧被超级可爱,一直憋着,让一个爱笑的娃子演被被这个面瘫真是艰难。铃木·痴呆老人家·美丽三日月·爷爷真是……噗噗噗